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正文

【国庆征文】 以我证时——衣食住行话变迁

作者:杨柳   来源:新邵项目   阅读:218   更新:2019年09月27日   字体:
 

今年是2019年。10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中国)成立70周年。

70年,走过低洼,见过彩虹;70年,经历严冬,遇过盛夏。70年,时代在进步,在我眼里的变化,无异于衣食住行的变迁。

见“衣”思迁

俗话说: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它们是构成生活的四大基本要素。其中,更是被摆在首要的位置。

不凉快的“的确凉”:嘿!你知道有种衣服面料叫的确凉么?时常听我父亲说起,在30年前他的求学时代恰逢国家改革开放初期,还未完全摆脱计划经济的“尾巴”,因此买布裁衣需要每家每户按人头供应布票。

当时,布料颜色不外乎老三样:深蓝、浅灰、纯黑,拥有一套军绿色的军装算很“长脸” 的行头。随着物质逐步丰富,市面上出现了一种少量的化纤织物料子布——人称“的确凉”。它的流行与叫法要追溯延续到上世纪80年代,期初是用来为女性制作白色与蓝色的衬衫。如果,拥有一件“的确凉”衬衫算不上时髦,起码也是“洋气”的象征。一旦穿上了它,好似代表时尚,穿着在身虽感觉并不凉爽,各种花色的“的确凉”布料接连不断面向市场,加之“挺直不皱、爽滑不缩水、干得快、不变形、不怕霉蛀、不用熨烫”等众多地优点,还是引得大家争相购买,终归是给沉闷的生活色调平添一丝光亮的色彩。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服装,随着日益更替,风靡一时的“的确凉”已退出大众的生活实现,被其他更高级、舒适、美丽的布料和成衣所代替。

“奇装异服”的牛仔裤:改革开放后,流行于全世界一百多年的牛仔裤终于迈入了中国市场。青年人对这个既好看又耐穿的裤子十分喜欢,它紧窄又有弹力,能够很好地凸现女性的身材,无论在工作、生活中,相比裙装而言更为方便。但在80年代,牛仔裤曾被当做过于前卫、颓废的服装风格而被国内的主流社会拒绝,那时在穿戴上追求标新立异的年轻人都能被扣上“不良青年”的标签,拥有一条牛仔裤是时髦但不符合规矩的事。

“你们现在穿衣服呀,可选择性太多了。在我小时候,一年到头都不见得有一件新衣服穿。我记得有一年放月假回家,我特意穿了一条平常舍不得穿的牛仔裤,还没等进家门开口炫耀,就被你爷爷看见,硬生生把我堵在家门口拿着剪刀把牛仔裤的两个喇叭裤脚给剪掉了,心疼了我好一阵。”说起与牛仔裤的故事,我的父亲要说的话貌似很不少。

从未来的发展趋势看,牛仔裤肯定是能在中国服装主流舞台上战力最久的一种款式,虽然在今天它已是一种相当大众、相当普遍的服装。

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唐装:2001年在中国上海举行的APEC峰会上,20位世界各国领导人集体亮相,每个人都穿着中国红或宝蓝色的中式对襟唐装。仅短短一瞬,这一情景便通过电视影像传遍全球,加速推广了唐装的曝光与流行。当传统与现代结合,当东西方文化开始水乳交融,现在的国人不仅早已开始学习西方的服装文化,国货品牌、中国元素、唐装旗袍也重新开始走入时尚和潮流的行列,中国服饰越来越受到全世界瞩目和尊重。

21世纪,服饰作为时尚变化最为灵敏的风向标,人对服装的诉求已不再是单纯的御寒,而是一种个性魅力的展现。其追求的最高境界,是穿出个性。人们的衣柜里衣服五彩斑斓、款式各异,尤其是很多女性朋友,一到换季时就开始为清理衣柜感到烦恼。

服饰是一种产物、一种记忆、更是一副穿在身上的年轮画卷。它以实物载体的方式记录着一个群体、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最为生动鲜活的形象写照。

 

“食”全“食”美

有句俗话说的好:“民以食为天”。不管什么时候,人们的生活中都少不了餐桌。然而,不同的年代,同样的餐桌上呈现的食品却大相径庭。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能填饱肚子是所有人的梦想。”我的父亲至今都清楚地记得“票证时代”——粮票、油票、肉票、糖票、布票等。“很多东西都得凭票购买,肉、蛋、糖等副食品不能充足供应,很多时候就算拿着票去买,也不见得有东西卖。大伙也顾不上什么口感、营养,只要能吃饱就行。当然,那时候大多数人都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父亲回忆说,过去,食物匮乏且单调,人民的营养摄入严重不足,很多农村地区甚至还没有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问题。家里一年有大半时间吃的是腌制的咸菜,每家基本上都有个专门腌制咸菜的大缸,一到深秋时节,全家人就开始忙活把青菜、辣椒、豆苗等能利用的一切食物都制作成咸菜。有句反应现状的顺口溜说得妙:“低指标、瓜菜代,吃得饱、饿得快,肿了大腿、肿脑袋”。那时候,餐桌上常年的菜肴以咸菜、豌豆为主,一般只有一两个菜,每逢家里来客人或过年过节,桌上才会出现肉、蛋等荤菜,更别提水果、糖、糕点等“奢侈品”了。

在今天,随着食材越来越丰富,人们不仅追求吃的饱,还要吃的好、吃的健康——从以往的粮油食品凭票供应到每顿大鱼大肉,再到现在讲究营养均衡,粗细搭配。吃的菜品也不再局限于中国菜,世界各地美食纷纷进驻中国,不出国门便能在舌尖上吃遍世界;随着消费观念的转变,过去人们很难下馆子,如今过节下馆子也成了普通老百姓的寻常事;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依托于科技的飞速发展,外卖服务行业应时而生。如今不论是新鲜蔬果还是饭店里的美味佳肴,只需在手机上轻轻一点,就可静待美食的送达。

短短几十年,对父母辈而言,印象最深的是菜篮子、米袋子的变化。已念过半百的父亲总是感慨说道:“你们这一辈啊,赶上了新世纪的好时候,基本上没吃过什么苦,我们说得再多对你们而言都是天花乱坠,听故事罢啦,只希望你们能懂得珍惜”。

“住”楼绮户

房子之于中国人,许久以来便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它不仅代表着家,更体现出一份安宁.....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已过而立之年的父母“慢悠悠”地漂进了婚姻的殿堂,完成了人生的头等大事。婚房是父亲所在国有化工企业实行福利分房制度下的产物——一套一室一厅50多平的家属“筒子楼”。

新一年的冬天,我呱呱落地。母亲尚在产褥期,外婆便住了进来,原本不宽的房子一下多了俩,拥挤不说,光要解决住处问题想想就让人头疼。父亲环顾四周,唯有客厅可勉强放进一张床。在别处寻得一张旧床,兴高彩烈以为大功告成。哪知客厅太窄放不下,锯钉忙活了大半天,将其变成长度不足18的单人床才解了燃眉之急。于是,外婆睡小床,父亲睡沙发,这样的情景在当时的房子里持续上演了好久。

1997年,我刚满三岁,正是喜欢看动画片的年纪。那时,家里已有一台17英寸的“孔雀牌”黑白电视。黑白电视接收信号全靠左上角的一根天线,每次观看前需经过反复调试才有信号,且阴天、打雷、下雨时信号则极其脆弱。在时隐时现的雪花和噪音里,年幼的我观看《黑猫警长》、《葫芦七兄弟》、《海尔兄弟》等90后耳熟能详的动画片。而此时,父亲终于从沙发中“跳”上了单人床。因父亲个头过高,不足18的床对他来说有点短,睡觉时脚需要“转角”才能伸直,好在这总比睡沙发脚都伸不直要强得多。

当然,这一睡便又是艰苦的八年抗战。作为20世纪末出生的我,2000年跨越新世纪大门,开始上小学。2003年,父母东拼西凑买了套三居室90多平米的商品房。对于长期睡觉连脚都伸不直的父亲而言,无疑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搬入新家,父母添置了一台25英寸的“TCl ”牌彩电。从此,电视机与我不再只是用来看动画片,当时流行的坦克大战、超级玛丽、拳王和魂斗罗,我表哥能带着我将游戏挨个打到翻版。时光荏苒,在这间房子里一住下,我便从我从懵懂无知的学生转变为踏入职场的社会青年。

山水洲城,宜居宜业,这是大多数人对星城长沙的印象。2016年的7月,我21岁,顺利地完成求学生涯,成为一名新时代的“职业女性”。切身享受到了工程局为职工谋划福利政策,解决了买房、结婚这两件人生大事。两年后的6月,我们走痛了脚,看了无数楼盘,终于选定了鑫远地产位于省府南城的一处小区。那里交通便利、生活便捷,小区环境优美、建距宽畅、绿树成荫,医院、超市、学校等周边配套设施一应俱全。于是,便毫不犹豫地交定金、付首付、还贷款、后续的装修……今年的5月,我们终于搬进了那间三室一厅一卫两阳台的小居室——在长沙的新家。

有句歌词唱道:“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有了强的国才有富的家。”我家的住房环境在20多年内实现了量变与质变的三级跳,家中的电器也随之更新了好几代,不恰是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的简单缩影?

斗转“行”移

改革春风吹满地,科学技术真神奇。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通讯、交通在速度与效率上的变迁就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上世纪80年代末,上海率先开通国内第一家寻呼台,标志着寻呼机开始进入寻常百姓的视线。在我大约45岁时,父亲的腰间总会别上个BP机用来跟别人沟通、联络,那时,呼了你那么多遍你咋不复机有事您请呼我等文字逐渐成为人们的口头语。我天真地认为有个BP机是走在时代前列的优越。多年后,我在家里的杂货间与墨绿色的BP机偶然见面,而手机此时早已在千家万户生活中扎根。拿在手里才发觉BP机的小,不足一指宽的黄色显示屏内除了能看清数字,没有多余的空间。就是这一个小东西,因它的出现推进国内通讯联络的发展。

20世纪与21世纪交汇的十年之内,中国实现与因特网的全功能连接,国内第一家互联网企业诞生,以网络为载体的新生事物数不胜数。如今,互联网已成为20多岁年轻人生活的主要部分,也彻底颠覆大多数人的生活模式。其中以通讯工具的发展显得尤为迅速,智能手机的快速升级与手机软件的开发,现在大多数人都只用带一部手机就可以完成聊天、购物、学习、娱乐、视频、二维码支付等服务。愈加丰富通讯工具的功能,几乎一夜之间遍布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

马化腾曾说:“二维码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它打破惯有的传统思想,走求新、求个性、求自我的方向。在二维码如此流行的新世纪第四个五年末,我有理由相信也尽情期待,在不久的未来互联网将如何继续发展。

同样,上世纪80年代,随着公交线路和规模的日益扩充,人们的出行方式从骑自行车过渡到了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从之前时速几十公里的绿皮火车,到如今时速300多公里的高铁;从长时间等候只为搭上一辆长途大巴车,到如今手机一点就能叫到的滴滴网约车。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从拥有一趟自行车让人刮目相看,到如今,开着私家车跑遍大江南北也已不是什么稀罕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交通便利自古是城市经济发展的基础,也是社会发展的先驱者。

国人通讯、出行方式的变迁史,勾勒出70年来老百姓生活的变化和社会发展的成就。

70年,我们完成期待已久的“中国桥、中国路、中国车、中国港、中国网”五大工程;70年,我们实现“两弹一星、恢复联合国地位、载人航天、港澳回归、青藏铁路、加入世贸组织、举行北京奥运会、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航空母舰、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等世界瞩目的十大成就。

70年披荆斩棘,抚今追昔,既是对历史的回顾,也告诫后代珍惜今日的美好生活。

在此对祖国说一声:辛苦了,祝您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