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文化 > 心灵驿站 > 正文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作者:唐若飞   来源:大悟项目部   阅读:377   更新:2017年10月09日   字体:


  前几天在同事家吃饭,叔叔阿姨真诚又客气地煮了二十多个菜招待我们,望着一桌子美味佳肴,大家一边说着感谢,一边感慨同事家人的热情与周到,还不忘往嘴里塞满饭菜。酒醉饭饱后,我们拿着小板凳坐在门院前,愉悦地嗑瓜子聊日常,享受这难得的惬意时光。我看着眼前这些,酒席间同事父母宠溺笑脸还浮现在脑海,不经意抬头一看:月亮竟那般又圆又亮,要到团圆的日子了!

  我想起了远方的父母,猜想着他们这会儿在干嘛。

  五年前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心里百感交集。它对于我来说,是我苦读的勋章、成人的证书,更是我逃离的车票,我早已烦透了父母的掌控与管辖,厌倦了他们的叮咛与念叨,我渴望外面的崭新与精彩,憧憬着前所未有的生活。五年后当我眼巴巴地望着同事吃着家里准备的爱心便当,形单影只时没人在我耳边唠叨日常,我才明白再也没有人像父母亲那样无条件给予我,宽慰我,我感觉懊悔不已。

  “从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刻起,父母只剩下背影,故乡只剩下冬夏”

  “少年听得道理无数,中年才懂深情几许”

  初读这段话时,我觉得文艺又矫情。

  细想这段话后,我竟觉得动人和深情。

  五年前我迫不及待的坐上火车,只为了在离他们远点的地方施展拳脚,五年后经历了很多是与非才明白亲情的难能可贵。

  五年的时间里,我很少回家,我以为母亲还是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手脚利索的收拾着屋前屋后的杂乱,特别是那双犀利的眼睛,永远都能洞察你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我以为父亲还是那般高大威武,好像天塌下来,他都能为你顶着。等到有一年,我答应他们不管怎样,也要回家团圆过年,心情忐忑、急躁不安的见到他们时,心里却渐渐酸涩起来,情不知所起。

  “哎,老妈,您的手怎么变小了啊,跟我一样大额,就是粗糙了点”

  “一直这么大小啊”

  “老妈,您竟然不翻我手机了,真的假的啊”

  “爷爷崽,那是你小时候嘛,我关心你,现在长大了,我也不好意思看,你要是想让我把把关,那就拿过来”她说着作势要过来抢我的手机。

  “爸爸,您怎么变矮了啊,感觉矮小了很多,头发也少了”

  “头发啊,最近几年是少了点”他摸了下头,似叹了口气回答我。

  从前我理所当然的认为:时光永驻,他们不老,任外面沧海桑田,他们还是我稚嫩时最坚强的依靠,他们可以为我遮挡任何风雨。现如今,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勤劳和讲究,她还是会把房间收拾的干净又整洁,在我起床时,已经给我准备好精致的早餐。对我依旧的是他的责任和爱护,他还是在外面艰苦打拼,只为给我提供一个温暖的港湾。

  我是父母一生最珍爱的宝贝,也将成为他们梦魂萦绕却相见甚少的远方。

  父母是我永不变迁的停靠点,也将因为我扬帆起航而成为不能久驻的地方。

  世界上所有的爱都以聚合为最终目的,只有一种爱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

  从我拿着大学通知书,独自一人去外求学时起,留给父母的只有渐行渐远的背影,在一次次的别离中,我们各自珍重。

  “最近买新衣服了,还有钱吃放吗?这个月给你多打点钱,免得以后说我饿着你了”

  “暑假都不回来了啊?好好好,拿你有什么办法,你把学习搞好就行了”

  “不用回来,我这点毛病,动个小手术就行了,你别给我浪费钱”

等到我真回来看望他们时,他们又舍不得我走,抱怨我待的时间太短,担心我在外受寒吃不饱,在我走前的那个晚上促膝交谈,仿佛要把他们的所有经验都交给我。我慢慢意识到:父母永远期望儿女后顾无忧的奋勇拼搏又担忧我们劳累辛苦,盼望儿女鹏程万里又想我们留在身边呵护。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我的思绪一下回到了现在,清醒了一下头脑后,赶忙拿出来一看,是家里来的视频通话。

  “老大,你晚上在干什么?过节也不放假,你就是骗我的对吧?”

  “哎呀,都跟您说了,我们有加班工资,项目部还有大餐吃呢!”

  “过年呢,过年回不回来?”

  “过年有假,肯定回来啊,老姐我带好吃的回来给你们”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愿你们和我一样,在成长岁月中,早日回应那浓厚的思念之情;在出征旅途中,学会温柔转身并靠近那孤独的背影;在时间长河中,懂得拉长那情意绵绵的冬夏。